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区块链新闻 > 正文

专访亦来云陈榕:区块链世界的操作系统将不超过5个 |链捕手

发布:zhongwangzhan   时间:2018-05-21 20:14:00   阅读量:

很多人把区块链比作全新的、更好的世界,但拨开区块链狂热的外表之下,最被人诟病的还是真正的应用寥寥无几。前段时间,链捕手(ID:iqklbs)专访了亦来云创始人陈榕,他从1984年开始做操作系统,曾在美国伊利诺伊 ... ,中币网-比特币标志着区块链时代的到来
微信图片_20180521200929.jpg很多人把区块链比作全新的、更好的世界,但拨开区块链狂热的外表之下,最被人诟病的还是真正的应用寥寥无几。
前段时间,链捕手(ID:iqklbs)专访了亦来云创始人陈榕,他从1984年开始做操作系统,曾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研究了七年操作系统,后在微软总部工作八年时间,期间参与了windows底层模块的开发,回国后又在操作系统方面专研十七年,如今他创立了亦来云,试图把区块链技术作为藏身在操作系统里的一个构件,用后者去打开应用落地的大门。
微信图片_20180521200950.jpg
作者:王彦植编辑:潘宇波未经授权,谢绝转载01诞生与创新
链捕手:我们看到亦来云跟常见的公链、联盟链都不一样,更像操作系统,您能讲一下项目创立的背景吗?
陈榕:只要用到互联网,用户就一定会面对安全问题。因为互联网的设计是去中心化的,没有运营商和管理员,无论哪个服务器都可以按照协议接入。这是互联网得以快速发展的优点,但对安全而言,随便可接入则是最大的缺点。
像手机通讯网络有运营商,运营商分配到个人的ID无法被伪装,谁发出攻击就可以快速定位找到;同时,不法分子不知道通讯之下运营商的传输路径,也就很难发起攻击。如果互联网也有运营商就会安全很多,但互联网是跨国界、跨不同群体的,谁做运营商的问题就引出了区块链。亦来云要做的事情就是借助区块链搭建一个自动化运营的互联网。
链捕手:所以你们是想改进现有的互联网,具体怎么实现?
陈榕:做运营商的第一件事就是由私钥得出公钥,再由公钥得出钱包,最后生成了对应钱包的ID。有了ID后,两个设备相互就能寻找到,然后再重新搭建一个去中心化的运营网络。
传统的操作系统是不管网络的,像Windows\Android\IOS都只管理设备,无法管理网络上对接哪个服务器,需要应用自己去匹配。这个过程绕不开Daemon,如果用户要上Google,Daemon会到Google服务器上创建一个服务,再把结果转给本机。这个三角结构里最大问题是99%的病毒和网络攻击都源于Daemon,如果没有它,系统起码要干净90%以上。
在之前的网络结构,网络层即是应用层。现在亦来云的架构是通过区块链搭建一个虚拟的网络,并在网络层上搭建了无处不在的虚拟机,自下而上相当于内核、网络、虚拟机三层架构。用户都是在虚拟机里运行应用,攻击者接触不到网络层就看不见Daemon,也就不可能发起网络攻击,这相当于我们建立了一个新的物理隔离层。
链捕手:用户如何感受到这种架构层面的改进?
陈榕:用户会在手机端或者PC端感受到一个有序、安全的互联网,最典型的是亦来云的浏览器,从这里可以进入一个安全的互联网世界。实际上我们在搭一个新的P2P网络,就像微信就是一个计算机,里面有浏览器、公众号、小程序,里面所有的公众号、小程序等腾讯都可以保证是真实的 。
链捕手:那这个浏览器里的世界和传统互联网可以交互吗?
陈榕:不可以,是完全隔离开的,你要上传统互联网就去使用传统的浏览器。如果可以使用系统提供的服务,比如支付,但是你也不能从一个URL里跳转出去。
链捕手:其实可以理解成你们在现有的互联网上另搭了一套安全的虚拟机,那怎么影响传统互联网?
陈榕:比如APP登陆的操作,我们现在可以申请注册账号或者用微信等第三方账号登陆,但如果选择用第三方账户,实际上应用可以马上拷走第三方的信息。现在应用可以通过亦来云的SDK为用户提供一个基于区块链的DID (Decentralized IDs),它作为登陆账户,里面除了哈希值以外没有任何个人数据。再比如在微信、有道云笔记上写的内容,可以通过SDK里简单的API保存在公链上,相当于一个便宜的公证处,可以保护版权的安全。
链捕手:但因为区块链天然的匿名性,每个人理论上可以有很多DID?
陈榕:这是可以有的,就像一个人可以有很多手机号 ,注册钱包免费,注册ID也免费。但即使有很多DID,也不存在绝对匿名性的问题。用户可以选择匿名,但有些应用可以设置权限阻止匿名身份进入,比如银行、实名制的社交群组等。另外,如果用户一定要叫某个名称,很可能像域名一样需要收手续费,否则大家会无限申请,造成混乱。
链捕手:除了安全性方面的问题,你们还能为用户带来什么价值?
陈榕:通过操作系统实现价值的真正流转。今天很多人在讲价值互联网,但没有多少人能讲通。它不是单纯Token的流转,更多价值来源于数字资产的转移,Token只是记账。
所谓价值互联网应该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Token不是单独存在,而是锚定某个资产。今天大家讲的只是传递Token,没有讲背后数字资产的执行端。交换一个电影、游戏,传递的不单有内容,还要有执行,执行是在互联网上,而非在区块链上。
就像现在的苹果系统,下载了软件不能拷贝给其他终端使用,每一个软件都是独一无二的,对应着一个账户系统。价值互联网也是一样,卖一个内容出去,就是送出一个程序,如果你要转给其他人就成了另一个程序,而不是简单的复制粘贴,内核实际是不同的。
02合作与发展
链捕手:很多区块链都在谈价值互联网的概念,对亦来云来说有什么基于操作系统的不同点,能否举个例子?
陈榕:比如说我写的文章可以通过亦来云的SDK生成100份拷贝和对应的Token,每一份都是独一无二。但不是以文档的形式存在,而是像可执行的小程序,可以赠送或买卖。每个小程序只能被对应的Token打开,接收方通过亦来云相关的客户端验证主网上是否完成了Token的流转,证明没问题后打开对应程序。
如果Token已经转移给其他人,即使保留了原有的执行程序也打不开。同样的,在过去的互联网里没人敢打开陌生的程序。亦来云已经搭建了虚拟环境,一个虚拟机里只有这个程序,用户都可以放心打开,不用担心病毒。
链捕手:用户给对方发送应用程序,接收方需要特定的基础设施来打开吗?
陈榕:我们开发了亦来云的虚拟机,也希望有人来开发支持相关格式的软件。主要分为两种,一种是把SDK嵌入原始程序里,可以使用亦来云的DID、存证和Token等功能等;另一种是纯粹的亦来云生态,直接在虚拟机里用亦来云语言开发的应用。这两种形态的应用都可以打开跟亦来云相关的程序。
链捕手:我们了解到亦来云跟比特币共享开发挖矿算力,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,如果比特币体系出问题了,这不会影响亦来云吗?
陈榕:首先,这是因为比特大陆是我们的天使投资方;其次,我觉得从更大的战略来讲,现在需要选择一个成熟的技术,而不是考虑PoW是不是最公正、最公平的。我们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会延续共享算力的做法,除非遇到更好的办法。
链捕手:比特币现有的挖矿节点,需要主动部署亦来云的挖矿算法吗?现在有多少节点已经部署了?
陈榕:是的,我们和比特大陆合作开发挖矿软件,对矿主没有损害,在不消耗额外电力的情况下能同时挖两种币。现在还属于研发阶段,没有其他节点的部署。目前只是开源让大家审查代码,到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就可以部署相关的矿机。
链捕手:除了比特大陆,你们和NEO有紧密的关系,以后会用它们的公链吗?
陈榕:NEO也是我们的天使投资方。我们有自己的公链,不会用NEO的公链,但侧链上会考虑支持像NEO这样的智能合约。
链捕手:相当于你们做了支持智能合约的操作系统,帮其他公链做了这部分的工作?
陈榕:因为智能合约也是一种程序,并不面向客户,可以想象成是一种Excel,可编程的账本。但除了Excel,也有人用其他表格工具,智能合约也是有不同的风格。亦来云就是搭建了一个网络,可以支持不同风格、不同语言的智能合约。
链捕手:最终会支持哪些支持合约?需要做适配吗?
陈榕:最终支持哪些是由用户选择,开发者可以判断说以太坊的工具更多,还是NEO的更多,从而选择哪个公链。实质这就是虚拟机,但和Java、C++的虚拟机不一样,我们是让程序在虚拟机上自己运行,它们需要互相验证。
03竞争与护城河
链捕手:未来区块链世界肯定也不止亦来云一个操作系统,那亦来云的竞争优势是什么?
陈榕:我们认为未来操作系统不会超过5个,因为开发这类的系统需要很大的成本。微软也能做手机系统,不做的原因是已经有了安卓和IOS,没人愿意去开发WIN的应用。微信把所有的源代码都开放,阿里也做不出另一个微信,缺的不是代码,缺的是上面的使用人群。
亦来云是100%开放的,如果有竞品,首先它要敢全部开放,否则也不算同类产品。我认为像亦来云这样完全透明的分配机制,没有人愿意再做一个。
链捕手:可以理解为亦来云有先发优势?
陈榕:不光是这个原因,我们所有的收益都拿去补贴提供硬盘、帮忙推广和参与社区治理的人,最后达成一个收支平衡的状态。
我们的代码100%开源,任何人都可以拿走。拿走后面临两件事,第一是否改名,如果不改名直接用,那为何不直接竞选亦来云社区的领导;如果改名的话,牟利会被大家指责,不牟利的话就没意义,同样也没办法通过补贴把亦来云的用户都吸引过去,这不是简单的补贴问题。如果贴钱的话,在代码全部开源免费的情况下,没有哪个投资商愿意给钱参与补贴。

链捕手:目前亦来云的开发进度怎么样?
陈榕:5月13日,亦来云首届黑客马拉松大赛已经落地,一些简单的个人云存储、客户端都上线了。传统APP加入亦来云的SDK在6月份也可以实现,虚拟机在8月会有第一版面世,年底会有新一代浏览器雏形。虽然还是不完美的建设,但我们也鼓励互联网公司带着业务和用户到这里成为早期移民。
链捕手:为何你们会认为可以吸引互联网公司到亦来云上开发应用?
陈榕:首先,我们相当于一个新的平台,基于智能合约,没有中间商做恶,他们只需要在亦来云上做一个新的版本;其次,我们会跟其他资本合作一起给优秀的项目投资。很多互联网公司已经在寡头的垄断下生存艰难,他们拿到投资后还可以发自己的币在亦来云社区上引流。
链捕手:怎么看待以EOS为代表的所谓3.0时代的区块链?
陈榕:现在没有一种计算结构、一种语言可以适应全人类,有人说中文、有人说英文,有的架构适合银行、有的架构适合移动互联网。既适合银行又适合互联网的结构不存在,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语言和架构。
不管EOS多快,都是单一而非多样性的,肯定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。比如说它记账快,那它就是个优秀的记账计算机。只要说到TPS,一定要问CPU每秒能处理多少数据。从来没有人问Windows有多少TPS,操作系统只有装到电脑上才有TPS。
链捕手:所以说现在公链上开发的这些应用,形态都不完备?
陈榕:不能说是不完备,智能合约是一个挺伟大的发明,但它并不是在计算机上运行,而是在节点上完成,然后到另一个节点。比如说节点得到挖矿的权利,不管是哪种共识机制,都是在这个时间段内把几个程序运行一遍,其他节点验证一遍就形成了共识,没利用计算机本身的性能。
链捕手:智能合约化算是DApp的特点吗?
陈榕:「D」这个字母非常含糊,有很多去掉运营中介、软件中介的情况,但是它们和区块链一点关系也没有。智能合约不直接面向用户,更像声卡、网卡程序在背后协调规则,单纯以智能合约为驱动的应用叫DApp不太合适。
链捕手:有人认为您之前死磕操作系统很多年都没成功,所以质疑这次您能否找到正确的商业化路径?
陈榕:外人在事后评价往往都是很容易的。操作系统是需要孕育的平台,我们在2007年做出手机,稳定性很高,当时使用过的人也都认可,当然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。我觉得从工程师的角度来看,我们更在乎有没有真的做出来,不能只以商业的成功来衡量。之所以难,在于操作系统一定要帮生态成功,一定要帮应用开发者和用户解决刚需。
比如,互联网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了自动运行,物联网的隐私得到保护,有了DID,没人可以随意窃取数据。在互联网的安全问题越来越突出的当下,我认为这是很多用户一个非常大的刚需。
诚挚招聘:区块链捕手正在招募记者,工作地点在北京东城区。期待有才气、有热情的小伙伴加入我们。如需了解具体的招聘信息,请在后台留言「招聘」。
加入社群:区块链捕手致力于探索区块链的应用及投资之道,添加小助手微信号:17710514330申请入群,期待与各位行家交流。
微信图片_20180521201003.jpg